“雅治,你在做什么?”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声音的主人端着两杯暖暖的还在冒着烟的饮料,柔软的深蓝色头发在风中飘动。

“哇……好漂亮的……姐……哥哥……”织晴看着眼前的男子,呃,其实差点把他当成女生了,还好没有把“姐姐”冲口而出。

织晴再看看漂亮哥哥旁边,一个戴着鸭舌帽,皮肤黑黑的,眼睛利利的男生,不禁缩了缩脖子,看起来好凶啊……还是看着漂亮哥哥比较养眼,哇,比哥哥要温柔,比不二有气势,比猫咪……呃,猫咪是人家心里最棒的,当然没得比……不过,果然还是很帅啊~~~

织晴的脸完全不红了,其实是完全被这个漂亮哥哥的美貌征服了,根本沉浸在一堆粉红色的泡泡里久久不愿醒来。

“呵呵,这位是?”漂亮哥哥见织晴的闪闪发光的眼睛,有些赧然,微笑着问文太和雅治。

雅治一耸肩,用下巴指了一下文太,意思是“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刚才亲热的喊人家“小晴”的不是他似的,哼哼……果然是狐狸。

漂亮哥哥又微笑着看向文太,没有说话。

“呃,她是青学的迹部织晴,迷路了,我帮她找她在神奈川的熟人。”文太见织晴高无反应,只是一个劲的傻笑,悄悄拉拉织晴的衣摆,见织晴回归神来才松口气说,“小晴,这位是我们立海大网球部部长二年级的幸村 精市,这位是副部长二年级的真田 弦一郎。”

“咦?……哦……呵呵呵呵……初,初次见面,请多指教……”织晴这才反应过来,哎呀,刚才怎么可以看人家漂亮就看出神了呢?不好意思的赶紧鞠躬问好。

“呵呵,你好,可以和文太一样叫你小晴么?”幸村温和的说,然后把手里的饮料递一杯给织晴,“来,这是热热的饮料,小晴看起来好像很冷啊~”

“你身体不好,我再去买。”真田皱了一下眉毛,说道。

织晴本来想去接饮料的手赶紧缩回来,她真的有点怕怕这个黑脸的真田呢。

“没关系,呵呵,一杯就够了。”幸村对织晴点点头,示意让她接过去。

织晴瞄了一眼真田,见真田不再说话了,便接过饮料,“咕噜咕噜”往嘴巴里灌。

“小……”幸村见状刚想说话。

“哇!好烫!”织晴刚喝下的饮料“噗”的全吐出来了,无巧不成书的全喷到了正一脸坏笑的仁王雅治脸上。

“呃…..对不起……”织晴见仁王那狼狈的模样,强忍着笑意,乖乖道歉。

“哈哈哈~~”文太倒是一点不给面子的大笑,报应哪,刚才还嘲笑他,现在自己倒霉了吧,哈哈哈哈~~~

仁王雅治眼中精光一闪,迅速强行合上文太的嘴巴,再一用力。

“咕噜”文太的喉咙鼓了一下,在仁王雅治放开手的时候赶紧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非常委屈的大叫:“哇,雅治太贼了!口香糖咽下去了啦!”

仁王雅治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径自掏出手帕擦擦脸上的饮料,转头回复笑容对织晴说:“文太刚才碰巧没有介绍我呢,我是立海大网球正选仁王 雅治,我可是……欺诈师哦~小羔羊~”说着脸凑近织晴,坏坏一笑。

织晴一个冷战,这个人,看起来,好危险啊,欺诈师?专门骗人的么?赶紧后退一步。

“雅治,不要吓坏小晴了。”幸村走过来,安慰的拍拍织晴的肩,说道。

“就是就是,雅治不要吓小晴!”文太也走到织晴旁边,看起来好像要担起护花使者的责任呢。

“哦?文太心疼了啊?”仁王却毫不在意,戏谑着文太。

“哪,哪有,我……小晴是女孩嘛,当然……”文太又开始脸红结巴了,心里就是不想让仁王欺负织晴呢。

“好了,雅治。文太,你说要帮小晴找熟人的,有什么线索么?”幸村及时给文太解了围,像这样拖下去,天黑都不一定能找到呢。

织晴闻言也赶紧点头,欺诈师,她看应该是八卦男吧,那么爱旁敲侧击逗趣别人,真的是恶劣的狐狸呢。

“哦,对了,小晴找的这个人部长认识呢,叫尹集院 绣,我记得部长好像提过。”文太感激的看向幸村,说道。呜呜,还是部长好,这个仁王,就是太无聊了,天天没事找茬。

“尹集院 绣?”幸村的表情难得的变的有些……苦恼,那个……姐姐么?

“嗯,幸村前辈你认识?” 织晴见他的表情虽然有些怪异,可是很明显是个认识的人。

“算是,认识吧。她住在我家楼上,说过几句话。”幸村口气有些僵硬的说。

呵呵,只是几句么?仁王在心里偷偷想到,据他所知,好像不止呢。不过,他还是乖乖的闭着嘴,这可是对他有着生杀大权的部长啊,不像文太那个可爱的小子,可以随便逗趣。

文太点点头,开心的对织晴说:“看,我这个天才说会帮你找到,说到做到了吧!”说着,又剥了个口香糖,抛上天空,再帅帅的用嘴巴接住,满足的咀嚼起来。

“嗯。”织晴也很开心点头,然后看着文太华丽的口香糖技法,忍不住叫道,“哇,文太好厉害!”

“呵呵,我可是天才!”文太骄傲的笑笑,说道。

呵呵,这点和哥哥又有点像呢。织晴心里想着,看着文太越来越亲切了。

“恩恩,尾巴尾巴~”仁王一模脑后的小辫,冷冷说道。这宠物小子真是不禁夸呢,才说一句尾巴就翘起来了。

“喂,雅治你再说!”文太“啪”的一声跳到雅治的背上,紧紧勒住雅治的脖子,恶狠狠的说。

“咳咳……咳咳……谋杀……”雅治用力掰着文太的手臂,这小子怎么那么大劲?

“呵呵~”

“哈哈~”

织晴和幸村都被两人的搞笑姿势逗笑了,只有真田无奈的摇摇头。

幸村笑着对织晴说:“让小晴看我们立海大的笑话了呢,呵呵,我带小晴去找尹集院 绣吧。”

织晴看着幸村的魅力笑脸,又是一阵陶醉。

两人便向前走去,不理会那两个还在瞎闹的白痴。

“……咳咳……放手……”

“就不放,雅治你今天可一直在欺负我!”

“……晴……走了……咳咳……”

“哼!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瞧我的文太勒人打法~嘿!~”

“……死了……咳咳……”

真田看看走了一段距离的幸村和织晴,又看了看闹得正起劲的文太和雅治,嘴角抽搐一下,活动活动脖子,手骨“啪啪啪”几声脆响,用力向两个脑袋袭去。

“碰!”

“碰!”

“哐!”

两声脑袋遇袭的闷响,又一声人体落地的声音。真田甩甩双手,一声不吭的追上幸村和织晴的脚步。

“解决了?”幸村仍然是温和的声音。

“嗯!”真田只是闷闷的应了一声,眼里却掠过一丝痛快的神色。

织晴只是好奇的看着两个人,听着根本听不懂的话。解决了?解决什么了?

“痛痛痛……”跌坐在地上的文太捂着脑袋上那个小山高的包包,泪眼汪汪的叫着。

“啧……痛,真田下手真狠……”雅治强忍着痛,还极力保持着帅气的坐姿,脑袋上却搞笑的顶着一个和文太头上一模一样的包包。

“就是这里。”幸村带着织晴到了一栋高层公寓楼前,说道,“她住在20楼,c房。”

“好高啊~”织晴抬头看着这栋高楼,心里一阵打鼓,要知道,她一直住的是三层的别墅,没怎么去过这么高的楼,其实原因很简单,她怕坐电梯,不喜欢那个冷冰冰的铁箱子,以前每次都是哥哥或猫咪陪她坐电梯的。她怯怯的看了一眼电梯口,又看了看幸村和真田。

“部长,小晴,你们怎么都不等我们!”这时,文太和雅治也赶了过来。

“小晴,怕乘电梯么?”幸村见了她的表情,猜测道。

织晴赶紧点点头,汗哪,想她做云霄飞车都不怕,却怕这个铁盒子。

“部长,那我们送小晴去吧!”文太还在揉着脑袋上的包包,虽然小了一些,可还是很痛啊,想着畏惧的瞄了一眼真田。

“是啊,就去看看吧。”雅治状似潇洒的环胸笑道,可是,脑袋上的那个大包却完全破坏了潇洒的画面。其实,他是想看看那个和部长“只说了几句话”却成功让部长的脸变色的姐姐,呵呵,一定是一个很奇特的人呢!

幸村看了看真田,发现他也点点头,只好口气有些沮丧的说:“好吧。”说实话,他,真的不想再见到那个疯子姐姐。

几人拥着织晴走进电梯,电梯一动,织晴的脸色就一变,霎那间惨白下来,双手紧握拳。一只温暖的手此时包住她的手,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脸色渐缓,抬头一看,原来是文太。呆住了,心里却有些感动。

文太眼睛没有看织晴,只是紧紧握着织晴的手,脸上透着微红。他刚才见织晴的脸色变了,知道她在害怕,便不由自主的握住她的手,想给她点安全的感觉,这一握才知道,织晴的手,很冷。

幸村和真田都在看着显示的楼层的数字,只有仁王悄悄看了一眼两人我在一起的手,心里暗笑着,这傻小子长大了嘛!

“叮”电梯在20楼停下,织晴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抽回自己的手,低声说:“谢谢!”,就紧跟着幸村走出电梯,不敢回头再看一下。

文太看了看自己的手,呆愣了一下,被仁王一把拉出电梯才不至于又随着电梯下去了。

“发什么呆啊,文太?”仁王呵呵笑着,搂着文太的肩也不紧不慢的随着幸村走去。

心里,有点空空的感觉呢。文太想着,任仁王拖着他向前走去。

幸村走到20—c房门口,停下来说:“就是这里。”

织晴迟疑了一下,敲了敲门。

“谁呀~”里面传来的声音果然是绣姐姐的。

织晴高兴的说:“是我,晴晴!绣姐姐快开门啊!”

“小晴晴?”里面一阵“劈里啪啦”的声音随着绣的惊喜的叫声传来。

门外的人都满脸黑线,里面,谋杀案?

“进我姐姐的房子要先深呼吸,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再进去,否则,哼哼……”织晴记起悟曾经对她说过的话,赶紧深呼吸一口气。

“啪!”门一把打开,绣大大的笑脸露了出来,看见织晴一把搂过来,亲亲她的脸蛋,说:“恩恩~~小晴晴的小脸还是那么滑~”

“呃……绣姐姐,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织晴无奈的接受绣嘴唇的亲密接触,挣扎出一只手指指门外依然石化的少年们。

“嗯?”绣抬头看了一眼,眼睛猛地一亮,兴奋的说,“精市弟弟,你肯让我画你了么?还带了这么多……恩恩,各个都很有艺术美感的模特来啊?”说着,放开织晴,摸摸仁王的胳膊,拍拍文太的脸,敲敲真田的胸膛,最后又一把抱住幸村。

“精市弟弟你真的好好人哦!”眼看就要一亲香泽了,幸村却巧妙的推开绣,脸上的肌肉完全僵硬了。

“绣姐姐,你干嘛啊?是他们把我送过来的,姐姐你不要吓他们了!”织晴很无奈,绣姐姐的恐怖她可是深有体会啊。

绣这才挑挑眉毛,走到门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既然是小晴晴的救命恩人,那请进吧~”

走到物理,织晴才彻底明白悟为什么会那样提醒她。这屋子,真不是普通的乱。到处都是画纸,颜料,彩绘笔,衣服……总之,你所能想象的最变态的乱!

“呵呵,最近在创作,所以屋子有点乱,不要介意,随便坐!”绣倒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还大方的招呼众人坐下。

他们也想坐,问题是,该坐在哪?完全找不到沙发的痕迹呢。

“哦,呵呵~果然在这,哈哈,长时间不用,忘了在哪了~”绣想了一下,走到一堆看起来最厚的画纸那,三下五除二,把画纸毫不留情的挥开,粉红色的,沙发一样的东西才“小荷刚露尖尖角”。在织晴实在看不下去的帮忙之下,这才变出一个实际上很时尚的沙发。

“坐吧坐吧,不要客气!”在绣殷勤的招呼下,大家才小心翼翼的坐下,脱下外套,解下围巾。

“绣姐姐,我好可怜~”织晴刚想跟绣哭诉今天的倒霉事,便被绣打断了。

“我知道,小晴晴把包包丢在新干线上了~”绣捏捏织晴的脸,宠溺地说。

“咦?绣姐姐怎么知道的?”织晴惊讶的问。她还没说呢,绣姐姐难道有什么神功?

“哈哈,小笨蛋,新干线的警察叔叔见里面有我的名片打电话给我了,那,你的包包,真是服了你呢!”绣把那个粉红色的小包递给织晴,又瞄了一眼少年们,说,“小晴晴是怎么认识他们的啊?”

织晴便把她是怎么遇到文太,然后又遇到仁王他们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绣。

绣听了,神秘的笑着,说:“小晴晴看见精市弟弟的时候是不是很激动啊?”

“姐姐怎么知道?”织晴更加惊讶了,却没有一丝羞怯的大叫道。

不管沙发上一直持续着石化状态的少年,一大一小两个女生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心得。

“我也是啊,看见他的时候心情那个久久不能平复啊,那张脸,简直就是艺术品啊!”绣眼睛放着心型光线。

“对咩对咩!!还有他的身材,神之做啊!!那骨骼,简直就是衣服的生命啊!”织晴也口若悬河的说着,呃,这不是说口水若悬河啊……

……

20分钟之后,两人才发现屋里还有其他人,这才关上话夹子。绣又端出一些饮料,给少年们喝。

这时,织晴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猫咪啊,嗯,已经下午3点了呢,嗯,一会就要坐车回去了。呵呵,好啊~嗯,拜拜~”织晴甜蜜的笑着挂了电话,抬头一看,所有人都用探究的眼神看着她。

“呵呵,那个小鬼头?”绣笑着调侃织晴,她知道那个小鬼头喜欢她的小晴晴,呵呵,可是为了惩罚他的那声“老太婆”,她缠了小晴晴好多天,就是要气那个小鬼头!

“嗯~”织晴害羞的点点头。

“要接你?”绣继续问道。

“嗯~”织晴甜甜一笑,又点点头。

“唉~~~年轻就是好啊~~~”绣感慨着,故作伤感的说,“走吧走吧,赶快去坐新干线回去吧~”

“呵呵,绣姐姐,那我走了!”织晴穿上外套,见少年们也都迅速穿上外套,显然不愿在这里多待一秒,因为那个绣姐姐,太可怕了……

“都要走啦?唉,都走吧,可怜的我只好自己赶图了~~”

众人走出公寓楼,文太对天伸开双臂,深呼吸一下,叫道:“终于出来了!”连总是一脸坏笑的仁王都赞同的点点头,那里面的姐姐果然不是平常人,难怪部长,会变色。

“呵呵,那大家再见了,我要回东京了呢。”织晴对他们鞠一躬,把围巾递给文太,说,“你的围巾,真是谢谢你啊,文太~”

“没关系,你带着吧,会冷的~”文太坚持不收,又把围巾围在织晴的脖子上,说,“我送你吧,小晴。”

织晴刚想拒绝,又想到文太今天一天都那么帮助她,便点点头,对幸村等人说到:“那再见了,各位。”

幸村和真田也都点点头,仁王还是老样子,坏笑着看看她,又看看文太。

织晴和文太向新干线走去,一路上就只能听见文太的口香糖泡泡“啪啪”的响着,走到一家很可爱的小店,文太突然说:“小晴你等我一会。”然后转进小店里,一会拿着一个圆圆的粉红色的物品出来。

“给!”文太把这个奇怪的小东西塞进织晴的手里。

“哇,这是什么啊?好暖和啊~”织晴双手捂着,这个小小的东西竟然那么暖。

“呵呵,这叫暖手宝,我见我们学校的女生都用这个暖手,冲上电就变暖了。”文太笑着说,嘴里吹出一个大大的泡泡。

“……谢谢……”织晴真的很感动,他们才认识一天不到,文太竟然连她的手一直很凉都注意到了。

文太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双手又背在脑后,吹着泡泡走在织晴前面。直到织晴要踏上车门,文太才拉住织晴说:“小晴,我们还会见面的!”

“嗯!”织晴点头笑道。

文太的手放开,看着车门缓缓关上,心里好像有什么也随着车门关上,思绪随着渐渐远去的容颜而去。

织晴坐在车上,握着暖手宝,心里的感动时时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