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着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继续活下去的话说不定就能找到有趣的东西...

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段话,所有的记忆清晰鲜明得仿佛只是发生在昨日,记忆的中心一直围绕着一个人,那个他视为生存意义的存在;

他静静地看着那人渐渐被他人吸引住最初只属于他的目光,不知从何时开始,他能默默注视的就只剩了个背影。

是找到更有趣的东西了吗?还是他太弱了?

所以明知大蛇丸不怀好意,他还是毅然接受他的‘训练’。

会变成什么样,需要付出什么代价都无所谓,只要能获得力量,获得能证明他存在意义的力量,这就够了。

‘君麻吕,太过默默无言的话,对方兴许会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呢,所以适当的时候也应该表现点什么的哟~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只是这样吗?’易枝曾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情蛊惑过他,而他仅是潇洒地回以十指穿弹,转身没入黑暗。

默默的守护,这就是他的方式,固执又偏执。

他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地方,只要她一转身就能发现;

他在等,等着她回头,等着她发现他的存在,等着回归到只有她和他的那一天。

身体的崩溃是他始料未及的。

这样的他是不是连最后的存在意义都被剥夺了呢?

真是不甘心。

明明已经如愿等到大人回头,最后等待的时刻怎么就变得比那无数个饱受病痛折磨的日日夜夜还要漫长,还要煎熬?

不能再等了,请允许他前去迎接吧。

那么想着,残破的身体竟变得轻盈无比,灵魂像是脱离了沉重的枷锁,摆脱了纯□□的病痛,许久未曾感受到过的轻松令他欣喜兴奋异常。

可是大人睡着了么?任他如何呼唤都唤不醒。

几次命悬一线的时候都未曾感受到过的惊慌侵袭四肢百骸,心猛得沉落湖底。

这不可能,大人可是答应过回来带他走的,他只不过是等不及了并且也没时间等了因而自己跑来了而已,怎么就成了这样?

万幸的是,在他坚持不懈的呼唤下,大人苏醒了。

那一瞬间,满心的惊慌全都转化成了后怕,如果,他没有赶来的话,大人是不是真就这么…

而他,直到死也不会等到什么吧…真是不敢想象的可怕结局!

“君麻吕也到极限了吧?陪我渡过最后时光可好?我们一起…没有其他任何人…”

终于等到了呢!

但是…

他恍惚觉得这一生的情绪都没有今日来得波折,尽管面上依旧平静如常。

喜悦的心情他还未品过味来,已然被残酷的现实毁灭。

“君麻吕不会让大人落到他们手里的。”

‘呵,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他是不会放一个人过去,除非踩着他的尸体前进。’

‘对不起,叶大人!’

“哈哈,赔上那么多人的命,终于搞定这个怪物了,真是可怕。”血流成河的草地上,幸存者露出胜利的得意笑容。

“是啊,可是牺牲很多人和他一起被联合的土遁埋葬了,不死也总能活埋了他。”附和者似是余悸犹存地多看了几眼新鲜的泥土,那下面埋葬了无数的尸体。

“等等,大家好像忘了一点,金飞燕可是早就被木彦那家伙轻而易举地劫走了;我们,好像被利用了呢!”

“什么!想独吞么?老子打得辛辛苦苦就白白便宜那小子?除了提供点信息,他还出过什么力了?岂有此理!兄弟们,杀了那小子,夺下金飞燕!”

愤怒的人群震天介响地嚷嚷着再度激昂地冲刺,就连大地都隐隐颤抖了起来。

“早蕨之舞!”

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破土而出,愤怒地回响在草地的上空…

他亲手,亲手将她…推向了...危险…

“回去!”昏迷的人似有所觉地苏醒,颇有些急切地命令。

“回去可是会死掉的呢。”虽如此说,木彦还是停下了飞掠的身影,眯眼遥望了眼来时的路,戏谑地笑道,“还真是忠犬呢!”

“…回去!”紧拽住木彦的衣物,叶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怒喝,一口气没上来引发剧烈的咳嗽。

“那可不行,君麻吕可是托付了我要把老大安全送出的,他的脾气可是非常不好的呢;这时候回到那么危险的地方,他说不定一怒之下会一刀削了我的…”

寒芒一闪,君麻吕所特有的骨刃竖抵在他喉间,叶面无表情,“信不信我现在就削破你的喉咙。”

“总是这样,老大一直都这么偏心还真是教人…心寒呢”,沉下眼帘,木彦幽幽地抱怨着,“无论我们在做什么,你都可以不闻不问,起初还以为是你对我们的信任呢,心里多少有些为自己的私心感到不安什么的真是太可笑了!谁知,老大你只是一点都不在乎我们的所作所为罢了,不想过问也没兴趣过问。我那时就想,该怎么样老大你才会稍微注意到我们呢?不过同时也不想让老大你发现我们的计划,真是矛盾!”

叶有片刻的松动,那时候的她只是心防很重,万念俱灰,连自己的生死都不在乎了,还奢望她会在乎什么?

君麻吕之所以会不同的,那是因为他是全心全意待她的,没有一点私心,这是他们所比不上的,甚至卡卡西都比不上君麻吕来得纯粹,所以她自然而然地也对君麻吕信任得多。

“那些暂且不去说它,但是最不可原谅的是,老大你怎么可以和大蛇丸那个家伙纠缠不清?原以为曾今和我们一样沦为祭品的你应该能够体会那种痛苦,那种不甘,那种…憎恨!他大蛇丸凭什么草菅人命,拿活生生的人祭祀一头畜生。我们的族人远居深山,到底是哪里妨碍到他了?我和姐姐就是那样惊恐地看着亲人,族人在眼前被巨蟒生吞下腹;侥幸活下来,饥饿到脱力的时候含着泪生食很有可能是我爸爸,或是妈妈,或是其中一个族人的残肢果腹,

因为我们十分努力地想活下去,活下去报仇雪恨!”

叶叹了口气,很多事情,她没有多说什么,但都是看在眼里的,所以放任他们,给他们足够的自由和权力;

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而他们想报复谁和她没有半点的关系,想采用什么样的手段她也没兴趣知道,但底线是千万别把心思动到她身上,不过显然,他们还是这么做了。

谈不上失望,因为一开始就没相信过,她起初反倒是有些兴趣想看看他们准备怎么做,又能做到什么地步?甚至心情好的时候,她不介意配合他们一番;

而后来,只不过是发现了更有趣的事情而已。

“听着,你们的事情我不想介入”,收回骨刃,叶挣脱开木彦的怀抱,凌空后跃至毗邻的树上,身形不稳之下一脚踏空掉落了下去,电光火石间,骨刃深扎进树干从上至下开膛破肚般划破树皮,借此减缓了下坠的速度。

甫一落地,叶便头也不回地往回赶。

“嘛,老大这是赶着去送死吗?”轻轻松松地一跃便阻挡在了叶的前方,木彦颇为不赞同地摇头,“依我看,凭着老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不能活着赶到都是个问题。更何况,我还有点事需要拜托老大帮个忙哦,虽然准备得也差不多了;呵呵,一无所有是种什么滋味,我很快会让那个人也尝一尝呢!”

“如果你想拿我作为筹码对付大蛇丸的话,那么很抱歉,你要失望了”,叶抬起低垂的头,轻轻拂开遮挡住眼睛的发丝,发丝随风舞动了几瞬之后,青丝成暮雪。

“怎么…怎么会?”

“啊,药效散了。”叶平静地挪开脚步径直走着,在经过木彦旁边的时候稍作停歇,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一点你想错了,我对大蛇丸来说并没有多么特殊,特殊到可以威胁到他的地步,大蛇丸对我来说最多也只是一个和我比较相像的人罢了。你以为的那个我沦为祭品的悲惨时刻,其实只是我自己存心惹恼他,我是在…是在找死呢!从降临在这个世界起,我好像一直都在找死啊,可惜没死成;当我试着好好活一次的时候,偏偏又没时间了,呵,想要活着好像也没那么容易呢!你们想怎么样我一直都没有干涉过,所以,念在你还叫我一声老大的份上,也请别干涉我好吗?就算多么憎恨我也请勉为其难地再忍一忍,用不了多久的,真的不需要再忍多久了啊…”

“我…没有…”

其实,没有多么憎恨,只是嫉妒而已吧,不过算了…

两个身影自此分道扬镳,谁都没有回头;

叶深一脚浅一脚地徒步走着,蜿蜒曲折的山路像是永远走不到尽头似的。

呼吸变得急促,双腿如同踩在云端,流逝了太多生命力的身体不堪跋涉,虚弱地靠伏住沿途的树木,烂泥一般沿着树干瘫倒在地。

身体的一切机能迟缓到崩溃的边缘,只余思维清晰无比。

君麻吕!

可以听到吗?听到她在心中呼唤?

眼前飘落一片阴影,阴影恭敬地称呼她二少爷,多么奇特的称呼,却令她那灰暗的眼瞳重新燃起光彩,如烟花夜空绽放…

“哎,角都,就这么空手回来了?金飞燕呢,嗯?”

“啊,已经失去价值了。”面色难看,眉宇紧皱几乎能夹死苍蝇的蒙面者痛惜无比。

“…被摧毁了吗?虽然确实有些惋惜,不过现在可不是哀悼的时候,得马上赶到大蛇丸那边呢,嗯。”

另一边,蛇穴却是空无一人,洞内的凌乱足见撤退之匆忙。

众志成城的诛蛇大军自发分成了三股,一股沿着少许撤退的痕迹紧追着不舍,一股流连蛇窝仔细翻找企图找出些什么,最后一股则是怏怏地放弃转而奔向其余的目标。

鉴于大蛇丸自己得不到就宁愿毁掉的脾性,第二股人马最终一无所获地追随第一股或是第三股而去…

这是…

脱离诛蛇大队另行抄近道追踪的木叶小分队被眼前所见的景象深深地震撼住了,言语功能似乎瞬间丧失了,除了惊愕得大张嘴,久久得言语不能。

刺鼻的鲜血,堆满的死尸,散落的四肢内脏,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幅地狱修罗场人间悲惨剧!

而最为震撼的却是那拔地而起绵延到草地尽头,一眼望不到边的骨刺之森以及那根根尖刺顶端糖葫芦般串满的…死尸!

淋漓的鲜血沿着骨刺流淌而下,银白的骨林便就披上了妖冶的红妆。

仅是站在这片土地上,一股寒意便直窜上背脊,但那尸山尸海中,却依稀可见一人安坐在其间,怀中似乎还抱着什么。

从他们的视线看过去,只能看到个背影。

相互看了眼,银发上忍走近几步后谨慎地停住,试探性地问道,“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卡卡西!

忍住差点脱口而出的呼唤,背脊僵硬了一瞬,她几乎是下意识地便自怀中摸出粒黑红的药丸,也不知是太过虚弱无力还是太过惊讶紧张,手哆哆嗦嗦地拿捏不住,药丸滑溜地从指间掉落。

这黑红的药丸有个好听的名字——还颜,据说主要成分采自那芳华一现的昙花,服之即能瞬间返璞到最美丽的时刻,不过却是镜花水月;

在蛇窝的时候,她服了一粒,见到君麻吕的时候,她服了第二粒,而这失手抖落的恰是最后一粒了。

这最后一粒滚落了一段路之后,躺在了草地上的血泊中,半干涸的血液滋滋地冒起了热气,瞬息间蒸发殆尽;

然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原是一淌鲜血焦枯的土地上萌起了绿芽,枯萎凋零的草木奇迹般重生,绿意盈盈,甚至绽放了片片雪白的小花,宜人的花香散开,蝴蝶无忧无虑地戏舞…

仿佛从地狱飞升到了天堂,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背对着他们的身影转过了身,他们终于看清,那是个虚弱的老人,怀中抱着个不人不妖的东西,安静地闭着眼睛,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看样子像是已死之“人”,而且死得还很安详,和这草地上任何一具死尸脸上那惊恐,扭曲,疯狂,丑恶的表情有着天壤之别。

老人脆弱如同风中残烛,沙哑地回道,“混战,都死光了。”

那双眼睛?

卡卡西觉得那双眼睛仿佛藏着深意,像是有话对他说,他久等之下又不见她开口,于是追问,“嘛,老人家您有什么打算,需要帮忙的话,我…”

摇了摇头,老人沉默了许久,半晌气若游丝地说着细微得几乎听不到,“请把我们埋葬了吧,就在这里,把我们埋在一起。”

“…好。”

“谢谢。”

“少主!”

“知道了,退下吧,照旧按原计划行事吧。”尽管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了。

呵,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真是太失败了呢!他把什么都准备好了,可惜主角却已香消玉殒;呐,自来也老师,他真是个差劲的徒弟,根本就没有得到真传,偏偏自不量力地想要导演一出真实的戏,结果...一塌糊涂呢!

神医,最后果然还是他输了,一败涂地啊,是不是当初顺其自然会更好?

对不起,小飞燕。

据传近乎垄断了世界上大半个经济命脉的山吹氏族意外地倒台了,其下属企业纷纷宣告破产。

山吹府邸燃烧了几日的大火将忍界混乱动荡不安的局面推向了高潮。

传闻中,山吹少主,及其一干属下俱都葬身在了火海中,也有传闻那大火即是山吹少主本人点燃。

大火彻底摧毁了山吹一族,焚化千般恩怨情仇,殆尽万种纠葛煎熬...

而大火熄灭当日,各大国却统一收到了来自山吹一族的割地,转让权,出让书等一系列的丰厚赔偿,作为抵消金飞燕所犯下的所有罪行,同时要求各国停止战乱,恢复民生。

短暂而激烈的混战局面在金飞燕下落不明,大蛇丸逃之夭夭,山吹菊人败掉整个山吹一族的连环刺激下趋于平静。

忍界进入暂时的和平,市井间的流言却是雪花般漫天,渐渐地倒也传出不少佳话,其中尤以山吹菊人赔上整个山吹家族只为美人赎罪的壮举最是传奇。

而被忽略的真相背后,却是某人咬牙切齿,很好,一个金飞燕,一个山吹少主,一个屡次不给他面子,一个为了所谓的家族规训眼见无力挽救之下居然干脆选择败掉山吹家,那可是他多年来辛苦安插眼线,一步步蚕食掉主要决策人打算一口吃下的巨大财源啊!!!

居然就这样什么都没捞到…

当然这些内幕就不是常人所能了解到的了,于是流言佳话依旧迭起;

或许那只是人们选择借此遗忘灾难,遗忘悲痛的手段也未可知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