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晚,一弯上弦月升上半空,林悦岚和司徒南芸一道出了至善药堂回芸熙客栈。

林悦岚瞥了司徒南芸手臂上的伤疤一眼,心中有些过意不去,“你手上的伤怎么样了?”

“多谢梦兄关心,不碍事的。”司徒南芸随意瞟了瞟手腕上的伤疤一眼。

“这是治疗伤疤的雪凝露,你拿去用吧。”林悦岚递给她一个白色小药瓶。

“谢谢。”司徒南芸接过药瓶,想起下午打听到的关于血笛子的事,“呃,我今天去西市闲逛,打听到一件怪事,很可能与血笛子有关。”

“嗯,说来听听。”林悦岚眸中一簇亮芒扫过司徒南芸的脸。

“有一个叫做王二的家禽贩子说,这一两日都有一老者来买鸡,而且一买就是十只,我当时想什么地方需要这么多鸡呢,如果是酒店饭馆的话,需要的鸡应该是向商贩订购,由商贩上门送去,偶尔应急也用不了这么多,我便怀疑那老者是否和血笛子有关。血笛子吸血为生,那鸡有可能是拿去喂养血笛子。我便问王二那老者的长相,那王二说那老者个头较小,六七十岁,眉间有颗红志,手掌心有一个红色的蛇形标志。还有,那老者与他约好了明日申时过来取鸡。你看,这老者会不会就是血笛子的主人?我还打听到他买完鸡,都往北市而去,会不会他的巢穴就在北市那边?”司徒南芸说完,清泉般的眼睛探向了林悦岚那幽长深邃的双眸。

“恩,依你的描述,他很有可能就是血笛子的主人,而且连日来,订购的都是十只鸡,估计血笛子的数量很有可能是十条,要是这么多蛇放出来,那对柳叶镇的百姓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威胁,所以不管是在北市还是其它地方也好,我们应该尽快找到这些蛇的下落,灭掉它们,不能让这种危险存在下去。”林悦岚说到这里眸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冷芒,顿了顿,看向司徒南芸时,眸光变得柔和一些,“为了你的安全起见,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这个消息青风已向他汇报过,所以他也知道,这次血笛子之事非常凶险,而司徒南芸涉世未深,即便她有青云步法和百毒不侵的浮根云碧叶,也难免不遇危害,所以他不想司徒南芸参与其中涉险。

他回想起青月的遇袭,眸中闪过森森寒芒。

青月这次遭遇鬼煞的暗算,只比司徒南芸遭到血笛子的暗袭晚了半个时辰,自司徒南芸出事起,林悦岚便担心青青们也会遭到此类邪物的攻击,可还没来得及通知他们,这一担忧便变成了事实。青月在跟踪鬼煞回来的路上,一时大意,遭到了血笛子的袭击,好在她先用龟息之术及时控制了蛇毒的蔓延,被青影带回来时虽已奄奄一息,但还有生命体征,经林悦岚和一众青青们的抢救,又恰好司徒南芸出现并及时施救,这才才捡回了一条命。

鬼煞敢伤他的人,他一定要将这笔账连本带利的讨回来,所以,不管前面是龙潭还是虎穴,他都决定闯一闯,不灭了血笛子这帮邪物誓不回来,他手指用力攥紧。

司徒南芸观摩着林悦岚脸上有些明暗不定的表情,似乎他还有什么没有告诉她。

是否对付血笛子危机重重,所以才不让她去?如果自己不去,他会不会有危险?毕竟她是唯一一个对血笛子之毒有“免疫”之人。

于是,她打定注意,即便林悦岚不让她参与明天剿灭血笛子的行动,她也要暗中行事,助他们一臂之力。

芸熙客栈内,徐熙风正站在客栈门口伸着脖子四处张望,一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款款走近客栈,便急步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芸儿,你可回来了,我担心死了。”注意到她手上的伤口时,目光一凝看向她,“你的手怎么受伤了?”

司徒南芸摆摆手,向他笑了笑,“熙风,你别担心,伤口不要紧的,梦兄还给了我治伤疤的药,不久就会没事了。”

徐熙风盯着那伤口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这伤口,不是一般的伤口,倒像是利器划伤的,芸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又将目光跃到了一旁一同回来的林悦岚身上,意思是梦兄你是否知情。

司徒南芸望了一眼林悦岚,见他没什么反应,忙解释道,“梦兄的一个朋友受了伤,我为了救她,不小心割伤了手腕,真的没什么事啦,你看。”司徒南芸扬起手腕给他瞧瞧。

“好啦,你没什么事就好,现在还没吃饭吧?我们,还有梦兄一起吃饭吧!”徐熙风说完,笑着望了望林悦岚。

林悦岚这次没有再拒绝,点了点头。

几人进了房间,徐熙风旁边的玉歌对着司徒南芸扮鬼脸,语气颇像个喋喋不休的怨妇,“芸儿姑娘,你可总算回来了,要不然我今晚得饿肚子了,我们家公子为了等你回来吃饭,足足地在房间内来来回回走了一个时辰,也不管我肚子是否饿得咕噜咕噜地叫,说只有等你回来了才有饭吃……”

“玉歌,闭上你那张大嘴巴,再胡说,今晚就不要吃饭了。”徐熙风朝他投递一个警告的眼神。

玉歌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巴,没再说下去了。

小二很快端上了饭菜。

几人坐定,徐熙风觑着司徒南芸手受伤了,不方便夹菜,忙着给她添菜,她的碗中一会便堆起了一座小山丘,当然为了礼貌起见,他同时也不忘关照一下林悦岚,“梦兄,你随意啊,芸儿她受伤了,我就多照顾她一下。”

旁边的玉歌瞅了瞅徐熙风,嘴里嘟哝着,“公子,我也受伤了,怎么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啊?”

徐熙风瞪了他一眼,玉歌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司徒南芸看了这一对有趣的主仆,笑了一笑,便埋头专注地挑着碗里的鱼刺来,因为手腕上有些伤,她的动作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徐熙风瞧见,干脆把她的碗拿过来,颇为心疼地看着她,“芸儿,我帮你挑刺。”

司徒南芸有些不好意思,瞟了一眼林悦岚,见他不动声色地吃着饭,遂道:“熙风,我自己来就好了,你不用管我啦。”

徐熙风没再答话,耐心地挑起她碗里的鱼刺来,挑完了把碗递给她,宠溺地看了她一眼,“你就乖乖地给我吃,你看你,上午被蛇咬了,下午又把手给弄伤了,本来就瘦,现在又这么折腾,好好吃,把身子补回来。”

司徒南芸嘟嘟小嘴,“知道了,熙风公子,你看我这么卖力地吃,就不要唠叨了。”

林悦岚看着这两人间旁若无人的互动,心中莫名奇妙地有些不太舒服,但还是秉着良好的风度,还非常友好地把这顿饭吃完了,优雅地起身,“两位继续慢吃,梦某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

徐熙风歉意地向他笑笑,“梦兄,有照顾不周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林悦岚嘴角轻勾,径直出了房间。

林悦岚确实有事,惦记着青月的伤,要去看她了。

至善药堂内,此时青月已经醒来,看了一旁的林悦岚,“公子,你来了,听说是司徒南芸救了我?”

林悦岚点了点头。

“真想不到是她救了我,这世上居然有不怕血笛子之毒的人?”青月望着林悦岚,想听他的解释,其余三人也面露疑惑之色。

林悦岚于是将早晨司徒南芸遭遇血笛子攻击的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

“这么说,司徒南芸居然有浮根云碧叶?怪不得不惧血笛子之毒,也怪不得她可解普云禅师的结界了。”青风激动地道。

“司徒南芸拥有浮根云碧叶的事,你们自己知道即可,不可对外宣扬。”林悦岚嘱咐道,而后面色一沉,“明日申时,我们有一场硬仗要打,不管鬼煞有意或无意放出血笛子的风声,我们都必须前去,灭了它们。青月你身体还未复原,就不用去了,留下来保护司徒南芸吧。青风、青影、青木你们做好准备,霹雳火珠、蚀骨散今晚必须备齐,同时调配好人手,做好迎战的准备。”

林悦岚回到芸熙客栈的时候,司徒南芸正在给徐熙风换药,“熙风,你这伤好得差不多了,明天就可以不用上药了,可以到外面四处活动。”

“好啊,这几天不出门,我都快闷坏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好好逛逛街。”徐熙风笑意盈盈。

“你确实得带她四处转转,免得她一个人闲得无事的时候往山林里跑。”林悦岚经过的徐熙风房门时候,回头说了这样一句话。

“梦兄,你说得太对了,明天我会好好看住她,不会再让她一个人乱跑了。”徐熙风冲着他非常配合地表态。

司徒南芸望着这一唱一和的二人有点好笑,“你们真是拿我当小孩子呢,这么霸道。”

徐熙风无奈地笑笑,“是我霸道,好了,明儿可否邀请芸儿姑娘赏脸陪在下一同逛街呢?”

司徒南芸回答,“这个态度还可以考虑一下。”

林悦岚嘴角微勾,抽身进了房间。

“芸儿,我帮你上药吧。”徐熙凤握着司徒南芸的手,心疼道。

司徒南芸想到刚才林悦岚似是有意安排熙风跟着她,想到明天任务可能存在的危险,愣了会神。

没听到她说话,徐熙风轻声提醒了句,“芸儿,你在想什么?”

司徒南芸回过神来,“你刚说什么呢,熙风?”

“上药了。”熙风再次提醒。

“哦,好。”司徒南芸俏皮地笑笑。

“有没有弄疼你?”徐熙风轻柔地上着药。

“不疼啦。”司徒南芸声音很是甜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