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塔的门看起来同塔身一样老旧,充满了历史的痕迹。铃响了三声,又过了一段时间后,木门才悄然打开了。一只毛茸茸的白兔探出了头,宛如剔透红石榴籽的眼睛瞅了瞅他们,随后就转过身去,一蹦一蹦地跳走了。段琛立即动身,跟在兔子的后面踏入了旧塔之内。

顺着盘旋的斑驳石梯拾阶而上,石阶的一旁墙壁上,与老旧塔内并不相称的机械灯运转发出隆隆的细微声响。灯光不甚明亮,只是暖暖的橙黄灯光照亮了小片的区域。

灯光与灯光间隔照不到的地方是一片深邃的黑暗。白兔走在他们的前面,颇为灵巧的一磴磴跳上台阶为他们引路。时而停下来起身翘首回望,两只雪白的前爪乖巧地搭在胸前。

石梯盘旋回绕似乎是永远走不到尽头,景象没有一丝的变化,重复的令人厌倦。华孤桐将目光从阴暗的墙壁上收回,百无聊赖地放到白兔随着跳跃一耸一耸的小短尾巴之上。

突然,他发现了一个之前忽略的细节。兔子的侧胸,就在脖子稍微靠下的地方,竟然有一个小小的发条再缓缓旋转着。

什么鬼!这兔子难道不是真的吗?!

但没等他凝神细观,看似永恒的石阶终于到了尽头。又一扇古旧摇摇欲坠木门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白兔抬起前身,费力的用两只前爪推开了紧闭的门。

段琛走到了门的旁边,就停下了脚步。窄□□仄的房间内的地面被密密麻麻的暗红色魔法阵的线条布满了,根本就无处落脚。只有白兔能仗着它瘦小的身躯沿房间的边缘前进,不一会就失去了踪影。

猩红色的线条似乎还未干涸的粘稠血痕,隐隐散发出不祥的血腥气。不仅是地面,整个房间的墙壁和天花板全都被暗红色的线条布满,似乎拥有自己生命的线条如一道道血管脉动着。

千万的线条都最终汇聚到屋子正中央一个格外复杂的法阵中。法阵的中央有一颗巨大的蛋,线条遍布在蛋的表面上。

‘噗通,噗通’

如一颗巨大的心脏在不停的跳动,输送血液到房间的各处,强烈的邪恶感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哈,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一个清脆稚嫩的童声在他们的身后突然响起,配合这怪异的环境,只让人的心里愈发的心下发毛。一个银灰色的小小身影漂浮着直接穿过了他们旁边的石墙进入了屋里,绕着蛋转了两圈,得意洋洋地转过身来,兴高采烈的说道:

“这将会是这个纪元我最伟大的作品之一。”

这是一个幽灵!

华孤桐不禁瞪大了眼睛,又到了长见识的时候了。毕竟这也算是独属于西幻区的特殊种族,和仙侠区的各种妖精鬼魂还并不算是同一个体系的。

看起来这是一个小孩子的幽灵,面容稚嫩,个头估计才到段无垢的腰际。珍珠灰色的半透明身躯,脚不着地的飘来飘去,不会破坏地板上的魔法线条。小幽灵的耳朵尖尖的,见段琛并没有他想象中激动兴奋的表情,气鼓鼓的撅起了嘴。

“怎么,难道你对哈尼菈,纳米维迦最伟大的炼金术师的杰出作品有什么不满意嘛。”

“不,我很满意。”

看着被血纹覆盖的蛋,段琛扯起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能够进去吗。”

“当然不能,伟大的哈尼菈的实验室怎么是随便什么人就能进来的。”

小幽灵得意洋洋的又转了几圈,做了个鬼脸。然后才去到房间的角落里鼓捣了一阵。再转过身来时,他的手上戴上了一双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淡蓝色薄手套。这双手套十分特殊,因为在戴上手套之后,他就能够摸到东西了。只见他飘到蛋前,摇摇晃晃地抱起几乎和他的身子一样大的巨蛋,颤颤巍巍的飘到了门前,交给了段琛。

“好了,交易完成。拜拜~”

小幽灵貌似心情很好的挥了挥手,再一转眼,古旧塔楼凭空消失,段琛和华孤桐出现在了空荡荡的雪原之上。

“哈。”

段琛突然低笑一声,随手解开了斗篷,放华孤桐出来透了透气。

“小梅花,你要知道。侏儒就是一个偏执又认死理的种族……无论是生,还是死。”

他说着,举起手中的蛋,细细的观察了一番。华孤桐也凑过了头去。与其说这是一颗硕大的蛋,不如说是一块粗糙简陋的椭圆形硬石。倒映着积雪的反光,散发出宛如金属一般的光泽。蛋壳的颜色是深绿色的,配合着血腥的红色纹路,说不出来的怪异邪恶。

“你知道这是什么的蛋吗?”

段琛自言自语道。

“这是一颗龙蛋,一颗被污染了的生命之龙蛋。”

原来这是被污染了的龙蛋,华孤桐想着,心中颇有一丝惋惜。生命之龙?估计这颗龙蛋是孵不出来小龙的了。

“要想让这颗龙蛋复原,需要圣域光明神殿大圣堂光明气息最浓郁的圣水,但现在的大圣堂,估计连那圣子弥赛亚都无法进去了。”

“可是他们谁也想不到……”

正说着,段琛突然亲昵的弹了弹华孤桐头顶金色的翎毛,笑道:

“小梅花,现在就靠你了。”

“哭吧。”

啥?!

华孤桐一时间傻了眼。

他没有听错?这个段琛又发神经了?

“凤凰的眼泪,是世界上最纯净的物质之一,化解蛋上的怨气与魔气却是绰绰有余了。”

在段琛无声的压迫之下,再加上他自己也很好奇,生命之龙蛋本来真实的面貌。华孤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挤出来两三滴心酸的泪水。

就在眼泪落到蛋壳上的一刹那,奇迹便发生了。只见腥红的线条迅速退去,整颗龙蛋笼罩在一片融融的白光之中。待到白光散尽,龙蛋的样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仿佛是用上等的玻璃或彩釉制成,蛋壳表面覆盖着充满光泽的细小鳞片,整颗蛋成淡乳白色,拥有着生气勃发的金色波浪和条纹。

“噼啪”

一声细微的声响,宛如初春小鸟破壳时试探的轻啄。光滑蛋壳的顶端出现了一道极其细微的裂缝,随后便再没了动静。

华孤桐还在俯身端详着龙蛋,殊不知突然眼前一黑,无知无觉地晕了过去。段琛收回轻轻点在火鸟身上的手指,看着安详卧倒在自己手中的火鸟温顺而脆弱模样,柔和地抚了抚它头上的翎毛。

“好好睡一觉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你来操心了。”

他自言自语道,怀抱火鸟凭空飞起,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继续向东赶去。

荒凉的雪原在他的脚下一闪而过,渐渐的大地空洞的白色添了几分色彩,星星点点人类聚集的村镇村镇逐渐出现在了大地之上,再往后,古老庞大的人类帝国城墙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喧嚣的街市,欢庆张灯结彩的节日。当他帝国上空掠过是,卫兵没人注意到他。只有帝国王宫旁的法师塔中,供奉的大魔导师们察觉到了一丝异样。那是一种牵涉到内脏的极其微妙的恐慌感,但这种感觉随即消失,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帝国背倚群山,历史上终年积雪连绵不断的圣塔罗因山脉阻挡了兽人帝国入侵的脚步。到了山脉的范围内,段琛堪堪在半空中停住了身形。

“哼,真是令人讨厌的气息啊。”

段琛脸上浮现出厌恶的表情,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红光,却又被他压了下去。

“喂,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段琛说着,又看了一眼怀中的火鸟,渐渐闭上了眼睛。

阴云密布,不知何时空中又飘起了细碎的雪沫。寒风呼啸,段琛头上的兜帽悄然落下。鸦羽般的三千青丝竟尽数化作了圣洁的白,脸上魔纹尽失。再睁眼,嗜血戾气为平静无波的深潭,隐含着一丝对天下苍生的悲悯。

他望着手中的火鸟,轻轻一叹,抚了抚艳红靓丽的被毛。

“世上总有愚人,如今一局,再难分高下。世人呐……”

身形微动,下一刻,他已出踏入了圣塔罗因山脉的范围之内。无形的波纹被触动,消息传递,两个人影现身于半空中了。

“圣尊者,多谢你的相助。”

原来这两人,正是圣子弥赛亚和战神阿斯科利多,此时圣子半边脸戴银白色面具,脸色略显苍白。

“西幻区正派界在事成之后,欠你们一个人情。”

这人并不言语,只是取出了净化后的龙蛋,交到了战神的手中。说来也怪,原本毫无动静的生命之龙蛋一到了战神的手中,就开始迅速孵化,蛋壳之上的裂痕一下多出来三四条。

“承诺已经完成,吾现在不宜久留。告辞。”

话未说完,人影已散。寒风呼啸的群山之中只留下圣子与战神的身影。

“噼啪”一声轻响,一小块蛋壳碎片落下。蛋壳上破了一个小洞,隐约能看见里面稚嫩的小龙在努力的冲破束缚来到人间。一直以来遍布天际的浓厚乌云,也在这一刻,透出了几丝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