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前二天,姚婆子当着大家伙面豪气的拿出十两银子,郑重的对李老三声明“这钱是你妹子自个存的,加上卖野山参赚回来的钱,都在这儿,本来是给她存着当嫁妆,可你妹子念着你这个哥哥,非得给你娶妻用,你爹娘我们没本事,不能给你个体面的婚礼,老大老二时候,办的也简单,现在你妹子愿意把钱给你娶媳妇用,今儿我就把话搁这,要是你以后娶了媳妇就对你妹子不好,那你就真不配当这个哥哥”。

姚婆子转头又对另外两个说道“老大老二,你们两个结婚那时候家里是真穷,就算想给,也给不出来,现在先就着老三,等以后有钱了,再给你们补贴点”。

李老三听的热泪盈眶,他倒是没想这个钱是怎么来的,想来也是小妹平时存下来的,没想到,能存了那么多钱,可是一想到小妹把自己存了多年的嫁妆都愿意贴给自己,顿时又深受感激,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会对小妹好。

李老大李老二心里的更是对妹妹另眼相看,自家妹子就是心善,换个人要有那么多钱,可不得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咋还能拿出来,尤其是他们两竟鬼使神差的,觉得妹子越看越觉得好看了,要说胖,还是那么胖,身材也一个肉墩子一样的,可就是觉得,看着舒服。

村里人背后都说他们妹子丑,可他们两觉得没人比得上自家妹子好,就这点想法,三兄弟都是一致的。

王氏心里那个怄气啊,看看,这一个丫头片子,竟然有十两银子?说出去谁信?还自己存的?骗鬼呢,指不定就是婆婆拿三兄弟的钱给她存私房钱,那野山参她知道,可那是她一个人的功劳吗?是她采的没错,可她家小花也去了,也有一份吧?没给分吧?怎么就成了她一个人的钱了?

王氏心里越想越气愤,回到屋里就把小花叫到跟前骂道“你真是个蠢猪一样的,那野山参你也跟着上山了,你凭啥没有钱分?你就傻看着不说话?你是哑巴吗?”。

李小花低着头,不敢顶嘴,可是心里倒是想了,那野山参本来就是老姑自己采的,自己又没有出力,哪有资格提分钱啊,再说,这都多久的事情了,开始娘不是也没说啥嘛,家里的钱,不都是奶奶管吗?谁有钱了不是上缴给奶奶啊?

王氏见李小花半天打不出一个屁,真是恨铁不成钢,这一家子都是个蠢的,生的个个都像样,一开始她不是不想提,她是不敢提,再说当时那会,转个身,她就忘记这个事情了,难道她忘记了,就没个人提醒下她?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生的孩子没一个像自己的,简直笨的不可救药,想想这十两银子啊,哪怕分二两,也是一笔钱啊!真是肉疼。

王氏见李小花喊不动,又把李老大喊进屋大骂解解气。

李老大虽然老实,笨,可是他还有一线理智,他知道自己媳妇这是眼红病又犯了,也不搭理她,把小儿子叫到她跟前听她唠叨,自己找个小凳子到屋门口呆着去,眼不净心不烦。

可李来宝哪懂这些啊,他还是个孩子,看着娘不开心,还骂人,他还有点害怕呢,哪听得进她说什么,扭扭捏捏的听了几句,一溜烟跑出去玩去了。

李小花和李小朵就成了她发泄的工具,骂骂咧咧了一天,最后可能累了,嗓子都有点哑,只能作罢。

有了这个银子,酒席就决定好好办一下,这村里人结婚,有两种办席面的方式,一种就是自己家人做,请村里人帮忙,都是乡里乡亲的,搭把手也正常,很多人都选择这种,只需要买食材,别的地方都不需要花什么钱。

还有一种,就是包席面,镇上有些小饭馆专门负责接这种活,一次性给足了钱,到时候别人负责买好食材自己带着工人上门做,只需要提供厨房即可,碗筷都不用村里人带,别人带来的。

当然了,本来是想着为了节约钱,就自己家里做的,但现在有钱了,就决定请人做,这菜品味道也有点讲究,农家做菜都是些简单的味道,请饭馆的人来,那味道肯定是好一些的。

开始本想就邀请下亲戚,别的就不请了,现在既然要好好办一下,那也就都请一下好了,像李大海家上次办一次酒,花费也不过是五两不到。

但其实五两银子,也足够一家人吃喝一年了。

李老三带着二两银子去镇上谈酒席的事情,谈好了别人就好准备食材,这个一般都是需要提前一天预订,二两只是定金,等办完以后,还得从新结账。

最后一天时候,姚婆子又和李兰溪赶了趟集,买了两匹青色棉布,价钱还不便宜,花了接近一两银子,姚婆子嘴里说着贵,心疼钱,面上却是喜滋滋,棉布的衣服,穿着很是舒服,她也是很喜欢的。

李兰溪也没忘记给李老爷子买烟丝卷,这烟丝竟然分很多种,李兰溪是看不懂,就按照价钱来区分好坏,选了个中等价位的,买了好几卷。

就几卷烟丝,都花了五百文钱,难怪爹平时都只抽几文钱就一卷的,还一大卷。

母女两是在镇上满到处逛,见到小吃啥的,也不心疼钱了,大头都花了,哪能在乎这点小钱,绿豆糕,桂花糕,肉丝面,小笼包......都买来吃,吃的不亦乐乎。

李兰溪还怂恿姚婆子买了个银镯子,花了二两银子,姚婆子戴在手上都有点忐忑,直喊这东西不安全,明晃晃的戴着,怕遭贼惦记,可李兰溪又不让她取下来,只能时不时的摸一摸,就怕它不见了。

当然,她们也没忘记带点吃的回去,家里还有一群人呢。

直到姚婆子走的腿酸了,两人才搭牛车回家,提着大包小包喜气洋洋,姚婆子是真的高兴啊,没想到自己老了老了,还能逍遥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