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月似乎对这些话很受用,开心的眉飞色舞。

想起在月鸾宫的书镜中看见的景象,叶染的好奇心便起来了!

叶染低声开口道:“师父……”

见他回头,她又继续道:“你听过钟离这个名字吗?”

“谁让你乱翻我的书了?”

不料玄七脸色突变,对着叶染高喝道。

对于玄七的变化,叶染吓了一跳,玄七很少这样凶过自己。

除了那一年自己偷偷的跑到幽冥界想去摘一株曼珠沙华。

听望舒说那种花在天界和人界是没有的,那是一种开在地狱的花,很漂亮。

听说那里是景渊上神守护的地方,很是安全的她才敢自己一个人跑去。

可是她还未到幽冥界便被魔界的抓了去,可怜她年龄尚小,不懂世界险恶。

虽说天魔两界的战火已经熄灭了很久,双方皆商议井水不犯河水。

叶染被困在魔界好几天,玄月才察觉不对,好在他早在她身上牵了红丝引。

她醒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玄月带着望舒和一群仙君在魔界上方气势凛凛。

那场面,可真是盛大,叶染一度以为那天天魔大战又要开始了!

她忙找了个地方躲起来,免得到时候打起来伤及她这个法力低微的小仙。

再后来就是魔界的一个护法将她丢出魔界,嘴里骂骂咧咧,喊道晦气。

叶染那时候觉得魔界的妖素质低可真低,骂人不带脏字都不会,果然是头脑发达,四肢简单。

还未感慨完就见玄月怒气冲冲的将她提起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骂。

他最后是被玄月一路提着衣袍的领子回月鸾宫的,为这事,叶染的脸都丢光了,一直被望舒笑到今天。

记得玄月最后还回头狠狠瞪了一眼那个骂骂咧咧的魔界护法,眼神中充满杀气,吓得那个护法瞬间跑的没影了!

那是她印象中玄月最生气的一次。

后来她再也不敢去幽冥界了,将望舒骂了好几天。

察觉自己的失控,又见自家徒弟小心翼翼的望着他,仿佛被吓的不轻,玄月才发觉自己刚才太过于反常了。

他低声咳了咳,用衣袍掩着唇低声试探道:“你看见了什么?”

叶染觉得十分委屈,忙解释,语气有些伤心:

“我不是故意要翻乱师父的书的。”

“就是不小心碰到了,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书镜中出现了一些模糊的画面。”

“徒儿不是故意要偷看的。”

说完小心翼翼的偷描对方的神色。

玄七眉头紧锁,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情。

叶染惊的一动也不敢动。

片刻,他拿起手中的酒又猛喝了一口,神情满是落寞。

片刻后,他抬头,缓缓看向她,似是问她,又似在问自己?

“你是不是觉得她很可怜?”

叶染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这么问,但是想起镜中景像点了点头。

“是不是觉得她不该喜欢苏长洵?”

叶染又缓缓点了点头。

玄七低笑道:

“那徒儿觉得苏长洵坏吗?”

面对突然抛出来的问题,叶染一时不知怎么回答,过了片刻才由衷回道:

“苏长洵确实挺坏的。”

“哦?怎么说?”

叶染继续道:

“为了权势不惜伤害对自己最好的人;为了得到朝中重臣的支持,残害忠良;让喜欢的人一步步堕入深渊;让两国百姓流离失所。”

“不过……”

“不过什么?”玄月停下喝酒的动作,静静的看着她。

“不过,他也挺可怜的。”

“哦!这样的人还有可怜之处?”

叶染颇有感慨,看着玄月道:

“他虽然是一国太子,但是从来没有人关心他,每天活在阴谋算计中,所以有一丝的温暖他都想紧紧握住。”

“再异国他乡的日子,阴谋诡计危险时时刻刻围绕再他身边,他意识到只要有足够的权势一切都会好的。”

“于是他逼自己变成一个狠毒的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后来他便慢慢变成一个狠毒冷血的人。”

叶染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其实,她也不明白苏长洵是对是错,不过她知道望舒说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在忏悔中度过余生应该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玄月没有说话,他靠在一根柱子上,一口一口的喝着酒,一壶酒早喝光了,他就拿着酒壶静静的望着窗外。

叶染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什么也没有,和往日一样。

不过今天的月亮到是比平常亮了不少。

玄月的声音缓缓传来:

“世界情爱,哪有什么对错。”

叶染点头。

也对,若是都分对错,那世界便不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你回去吧!我今天也有些累了!”

“师父……”

叶染看着今天明显有些不对劲的玄月不由得有些担心。

玄月没有再听她说话,向她挥了挥大红色衣袍长袖,示意她回去,转身便向着月鸾宫的寝殿走去。

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叶染站在月鸾宫内,竟觉得殿内都散发着一股与平时不一样的气息。

所以,钟离是谁?

师父为什么听见这个名字如此反常?

难道?这是师父当年下凡历劫的情债?

难不成,师父就是那个苏长洵?

都怪景像太模糊,不然就可以知道到底是不是师父了!

不过,神仙下凡历劫容貌不会改变吗?

叶染觉得自己仿佛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伸手从锦囊袋中将抽出一根红尘线若有所思。

过了半晌,她将红尘线再度放回锦囊袋中。

司命府外一仙子负手而立,白衫飘飘,左肩衣衫悬满星星点点弯月形状图案的装饰,面容秀美绝俗。

真是叶染多次提到的望舒仙子。

望舒此刻一双绝美的丹凤眼正在一直转个不停,秀丽的眉毛微微皱起。

眼神一直望向来司命府的哪条仙道上。

腿也停不下来,焦急一直在府外转个不停,府中负责夜巡的仙娥看见,好心提醒道

“望舒仙子,司命仙君今日今日去了月鸾宫。”

望舒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

便又转了起来。

见一直不见叶染身影。

便有些不耐烦。想她望舒神女,何曾这样等过别人。

正准备回自己宫殿,远远便见叶染向自己跑来。

“望舒……”

望舒收回要回去的腿,静静的看着她向自己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