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云娜瞬间想抱着手机冲到浴室里问问霍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她却有一种本来就该是这样的念头,以前苏云娜看到这个昵称还想过霍澜要是看见了,他会不会又小心眼的吃醋了。

事实证明,他会的。

只不过霍澜出手也太快了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把这个账号转成自己的小号了。

霍澜刚换好衣服出来,就看见苏云娜插着腰站在门口。

她把手机举到霍澜面前,问道:“霍总,不跟我解释解释吗,你是什么时候有的小号,我怎么不知道?”

霍澜擦头发的手僵硬了一瞬,他被人当场扒掉了马甲,所以难得有些尴尬。

霍澜就回了浴室说:“我先把头发吹干了再出来。”

苏云娜还是头一次见他有些难为情的样子,她假装板着的脸终于绷不住了,她立马笑出声来。

苏云娜就跟着霍澜进了浴室里说:“这有什么觉得不好意思的,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毕竟这个昵称是你梦寐以求的对吧?”

霍澜正拿着吹风机吹头发,他假装听不见的问道:“什么?”

苏云娜就又重复了一遍:“我是说,这个昵称是你梦寐以求的!”

霍澜的耳朵这回又好使了,他关了吹风机道:“没错,我对做苏云娜的老公这件事,日思夜想,茶饭不思,所以你什么时候能实现我这个愿望?”

苏云娜被逗笑了,她说:“这个账号是你买的别人的吗?”

霍澜把湿毛巾放到一边,冲着她点了点头。

苏云娜继续问道:“什么时候买的,你怎么不告诉我?”

霍澜:“已经买了有一段时间了吧,我忘了。我只是不喜欢别人顶着这个昵称在你的微博评论里瞎逛,所以我就买过来了。”

“所以就换成了你在我的评论里瞎逛。”苏云娜说:“霍澜,看不出来啊,就那个账号的微博来看,你真的挺像我的粉丝,一个疯狂的追星男孩。”

霍澜瞬间无语道:“我本来就是你的粉丝。”

苏云娜笑着看着他说:“是吗?”

霍澜说:“我喜欢你,迷恋你,怎么就不算是粉丝了?如果非要把粉丝分级别的话,那我还算是狂热粉了。”

苏云娜心里欢喜,就打趣他说:“我本来以为你是佛系粉丝那一卦的,没想到你冷漠的外表里有一颗火热的心啊!”

霍澜对她张开手臂道:“所以你要投入到我的怀抱感受一下吗?”

苏云娜笑着抱住了他,两个人抱了几分钟,她抬头问他:“那你会唱我的歌吗?”

霍澜:“你的每首歌我都听过,但是我唱不好。”

苏云娜拉着他坐在床上,说:“你给我唱一首嘛,随便哪一首都可以。”

霍澜对上苏云娜期待的眼神,他不自然的抱拳咳了咳,说:“那我先想想。”

霍澜唱的是苏云娜最喜欢的那首《四方流浪》,是她的第一张专辑里的一首歌。

他只唱了一小段,没有去看歌词,显然是听了很多遍,已经把歌词都记住了。

他的声音低沉而磁性,音调拿捏的很准确,也很悦耳。

可能是因为唱自己的歌的人是霍澜,苏云娜觉得“耳朵怀孕了”这句话不是假的,她听了觉得又惊喜又害羞。

苏云娜竖起大拇指道:“你唱的真好,你可以立刻出道做歌手了。”

霍澜面不改色道:“做不做歌手都不重要,今晚一起睡么?”

苏云娜闻言立刻窜起来亲了一下霍澜的脸,下床就跑了,还喊道:“我就不打扰你了,亲爱的晚安!”

霍澜无声的笑了,他拿起床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有一条王植的未接来电。

霍澜打回去了,那边传来了王植的声音:“霍总。”

霍澜道:“不用绕弯子了,是邮件的事查出来了吗?”

王植:“是的,我已经确定了,是东成传媒的一个记者拍的照片和视频。”

霍澜:“指使人呢?记者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来跟拍我。”

王植顿了顿,说:“我们已经找到了那个记者,他说指使人是魏雨泽。”

霍澜听了微微挑眉道:“他是不是孙倩雪的现任男友?”

王植:“是的。”

霍澜语气不变的说:“知道了,你注意一下这个人,以防他再做出什么事来。”

王植赶快应了。

然后霍澜就挂了电话。

他的脸色喜怒难辨,安静的融入了夜色之中。

苏云娜回了屋之后,接到了冯宝的电话。

冯宝说:“娜娜,明天晚上的金春奖颁奖典礼你可千万不要忘了,五点要入场呢!”

苏云娜:“忘不了忘不了,这件事多重要啊,话说明哥还来么?”

冯宝:“当然来啦,早就邀请她了,我觉得她明天应该会赶飞机回来。”

苏云娜发愁道:“那到时候我穿什么啊?你记得让工作室里的化妆师按时按点的来,可千万不要迟到了。”

冯宝:“知道啦,明天我得寸步不离的跟在你身边,你可千万不要再出什么意外了。”

苏云娜:“你别老吓我好不好!”

冯宝:“好啦好啦我不说了,明天见吧,到时候我去接你。”

苏云娜说:“好。”

然后两人互道晚安之后就挂了电话。

苏云娜突然想到金春奖作为一项很有分量的奖项,影视圈的人来的居多,尤其是在本年度上映的那些电影,几乎主演们都会来参加。

这让苏云娜有些发愁,这么说她这次一定会遇见魏雨泽和孙倩雪了?

她懒得再去想这两个人,苏云娜就洗漱上床睡觉了。

翌日,一大早苏云娜就到了她的工作室。

她的工作室的地点选在了市中心,所以交通很便利。

霍澜亲自开车送的苏云娜,苏云娜知道他心里其实还是不放心,就安慰他道:“我没事啦,你看,你给我的平安扣我还带着呢,一定不会再发生意外了。”

霍澜看了一眼她脖颈上的平安扣,突然说:“不许在外面随便拉衣领。”

苏云娜听了觉得很冤枉,就反驳道:“拉下来给你看也不行吗?”

霍澜顿了顿,说:“可以。”

苏云娜就笑了,毕竟现在是在外面,她也不敢亲他,就轻轻碰了碰他放在一旁的手,说:“晚上等我回来哟。”

霍澜用小指轻轻勾了勾她的手指,说:“嗯,你去吧。”